明閱文章網 - 輕松閱讀從此開始!

文章閱讀網-情感文章-美文故事-散文欣賞-明閱文章閱讀網

當前位置: 首頁 > 精美故事 >

小米辣和大嗓門(小小說)

時間:2020-09-17 20:14來源:遼寧—林雨荷 作者:遼寧—林雨荷 點擊:
這一年的雪,比往年都大。遠處連綿起伏的雪山,近處白雪覆蓋的雪房,車轍足印的雪路,讓村莊成了名副其實的雪鄉。 小米辣和大嗓門是土生土長的雪鄉人。有點兒鄉土氣息的綽號都

這一年的雪,比往年都大。遠處連綿起伏的雪山,近處白雪覆蓋的雪房,車轍足印的雪路,讓村莊成了名副其實的雪鄉。

小米辣和大嗓門是土生土長的雪鄉人。有點兒鄉土氣息的綽號都是鄉親們給起的。一開始倆人都不高興,叫的時間長了也就無所謂了。

要說鄉親們起的綽號不無道理,小米辣,雖說長的眉清目秀,那雙聰慧的大眼睛盯上你火辣辣的。當然得遇上自己喜歡的人。

大嗓門是因為說話聲音忒大和村里大喇叭差不多。不過小伙要遇見心愛的姑娘,聲音變得又小又細。

米辣和嗓門究竟什么時候好上的,是春天還夏天,是秋天還是冬天,倆人自然心如明鏡。

那一年的春天,村小學的辦公室里新來一位音樂教師。她穿著打扮既樸素又大方。紅格外衣,米色褲子,兩條小辮子,眼睛放著光,一雙黃膠鞋。還別說,有點兒鄉村女教師的味道。( 文章閱讀網:www.sanwen.net )

不用猜,就知道是小米辣。

坐在領導安排的座位上,等待大嗓門。嗓門比她早半年進校當老師(六年級班主任)。

倆人初中畢業前都在同一所村中學。嗓門也算是米辣的師哥。就像搭錯車一樣,他畢業,她上學。沒什么交集。直到米辣畢業,村里成立毛澤東思想文藝宣傳隊,倆人才有過淺意識的交往。

噪門的主打節目是相聲,人稱“相聲王"。米辣主打節表演是唱歌,人稱“百靈鳥"。在宣傳隊里倆人都是臺柱子,但從未合作過。那時米辣就覺得嗓門對她好,好的滋味有些說不清。宣傳隊是大隊的門面,去各村各戶演出是常有的事兒。

東山溝雖說山多人少,但對宣傳隊來說,既便一個人看,也要認真演出。

米辣記得有一次從東溝演出回來已是晚上七八點鐘。面對青山幽幽,山路彎曲的景致,心里便湧起對家鄉的愛戴。在這星月的夜晚,偶而還能聽到樹葉對話的聲音和遠處的鳥鳴,還真的很有雅致。

嗓門追上在前面走的米辣。湊上去擺出想說又不想說的無奈樣兒。

“嗓門哥,你有事兒嗎?“嗓門支支吾吾“沒啥事兒!”摸摸頭!“那沒啥事兒,請離我遠點兒!”米辣是故意的,怕大家笑話。

嗓門想,你小米辣不是眼里冒火嗎,這回我要試試你耳朵里是不是放光?

這回嗓門不大聲了,又湊到米辣身邊“辣妹,你聽山那邊有啥聲音?"

“沒聽見?。。?ldquo;是鬼叫的聲音?。?ldquo;?。。⒚桌钡目謶致暟汛蠹抑鴮嵳窳艘幌?。都上來聲討大嗓門。

“你這個大嗓門就會搞惡劇,看把米辣嚇得?!”大家不依不撓,就像斗地主似的,一邊喊一邊輕揍。米辣過來勸阻“算了!算了!都是鬧著玩!“

……

下課鈴聲響了,大嗓門興高彩烈地走進辦公室,一看小米辣坐在他的對面,心里就像喝了蜜一樣,美得連說話聲降了好幾調。

他又習慣地摸摸頭“真是想啥來啥?。?ldquo;你說啥呢?"我是說“比翼齊飛?。⑥k公室備課的其它老師都轉過頭微笑著看著他倆。

米辣心想,你可別在學校搞什么惡作劇。怕什么來什么。

米辣教全校音樂課。每到去嗓門班上課,嗓門都在教室外守著,怕淘氣學生欺負,風雨無阻。讓米辣感動得淚水漣漪。

每天晚上下班后,米辣都在琴房練琴。村莊靜悄悄,村小琴悠悠。一天晚上,米辣正專心地練琴,突然聽到窗外“啪"的一聲鞭響。這時從窗戶里跳進來一個人。不用猜就是大嗓門。

米辣瞪著火辣辣的眼睛說:“大嗓門,你瘋了嗎?這一鞭子甩得我心臟突突跳。"米辣上前要踢他。舉起腳又落下。“我不是來保護你嗎?"“有你這么保護的嗎?"嗓門也覺得自己這戲演過了頭,上前主動賠不是保證下不為例。

倆人在一起共事快一年了,形影不離,疼愛有加。全校老師都為他倆的情感保駕護航,還有對他倆特好的師哥師姐干脆捅破這層窗戶紙。什么青梅竹馬,天生一對,地造一雙等好詞接連二三冒出。

米辣和嗓門聽在耳里,美在心里。

冬天來了,雪下的特別大。米辣喜歡有的雪日子,這美麗的雪鄉,卻讓有情人享受冷雪的無情。

快過年了,對米辣家來說是喜事兒,對米辣來說是傷心事兒。因為年未米辣家就要搬進城里了!

小米辣沒有把這個消息告訴大嗓門,怕他難過。其實,大嗓門也早有耳聞,只是沒有親口問米辣。

在米辣要搬家頭天晚上,嗓門約米辣去看露天電影。這也是倆人第一次約會也是最后一次。哪有心思看電影??!

雪山雪路雪樹,仿佛一下子都亮了起來,為這對雪鄉相愛的年輕人祝福也是送行。

沿著雪路深腳淺一腳地走著,嘎吱嘎吱的踩雪聲,終于打開大嗓門的話嘮“你到了城里,能忘了我不?“不能?。⒕瓦@句話,嗓門說了足有十幾遍。

他的手始終攥著她的手。手心里的潮濕變成了眼里的淚。倆人在雪路上來來回回不知走了多少回,偶而遇上大卡車過來,那比雪還亮的車燈,嚇得米辣趕緊把手抽回來,等卡車開遠,嗓門又把米辣的手拽回來。

雪鄉人,雪鄉情。雪路快踏平了,倆人還沒有回家的意思。最后還是嗓門說“回吧!太晚了?。㈦S既從兜里掏出一封情書。“回家看吧!記得到城里不要忘了我!“聲音還是那么大,回蕩在雪山。

回到家,米辣哪有心情睡覺了,眼睛紅紅的,放著光。打開情書映入眼簾第一句話:親愛的小米辣,我愛你!

這一年的雪,比往年都大。遠處連綿起伏的雪山,近處白雪覆蓋的雪房,車轍足印的雪路,讓村莊成了名副其實的雪鄉。

小米辣和大嗓門是土生土長的雪鄉人。有點兒鄉土氣息的綽號都是鄉親們給起的。一開始倆人都不高興,叫的時間長了也就無所謂了。

要說鄉親們起的綽號不無道理,小米辣,雖說長的眉清目秀,那雙聰慧的大眼睛盯上你火辣辣的。當然得遇上自己喜歡的人。

大嗓門是因為說話聲音忒大和村里大喇叭差不多。不過小伙要遇見心愛的姑娘,聲音變得又小又細。

米辣和嗓門究竟什么時候好上的,是春天還夏天,是秋天還是冬天,倆人自然心如明鏡。

那一年的春天,村小學的辦公室里新來一位音樂教師。她穿著打扮既樸素又大方。紅格外衣,米色褲子,兩條小辮子,眼睛放著光,一雙黃膠鞋。還別說,有點兒鄉村女教師的味道。

不用猜,就知道是小米辣。

坐在領導安排的座位上,等待大嗓門。嗓門比她早半年進校當老師(六年級班主任)。

倆人初中畢業前都在同一所村中學。嗓門也算是米辣的師哥。就像搭錯車一樣,他畢業,她上學。沒什么交集。直到米辣畢業,村里成立毛澤東思想文藝宣傳隊,倆人才有過淺意識的交往。

噪門的主打節目是相聲,人稱“相聲王"。米辣主打節目表演是唱歌,人稱“百靈鳥"。在宣傳隊里倆人都是臺柱子,但從未合作過。那時米辣就覺得嗓門對她好,好的滋味有些說不清。宣傳隊是大隊的門面,去各村各戶演出是常有的事兒。

東山溝雖說山多人少,但對宣傳隊來說,既便一個人看,也要認真演出。

米辣記得有一次從東溝演出回來已是晚上七八點鐘。面對青山幽幽,山路彎曲的景致,心里便湧起對家鄉的愛戴。在這星月的夜晚,偶而還能聽到樹葉對話的聲音和遠處的鳥鳴,還真的很有雅致。

大嗓門追上在前面走的米辣。湊上去擺出想說又不想說的無奈樣兒。

“嗓門哥,你有事兒嗎?“嗓門支支吾吾“沒啥事兒!”摸摸頭!“那沒啥事兒,請離我遠點兒!”米辣是故意的,怕大家笑話。

嗓門想,你小米辣不是眼里冒火嗎,這回我要試試你耳朵里是不是放光?

這回嗓門不大聲了,又湊到米辣身邊“辣妹,你聽山那邊有啥聲音?"

“沒聽見?。。?ldquo;是鬼叫的聲音?。?ldquo;?。。⒚桌钡目謶致暟汛蠹抑鴮嵳鹆艘幌?。都上來聲討大嗓門。

“你這個大嗓門就會搞惡作劇,看把米辣嚇得?!”大家不依不撓,就像斗地主似的,一邊喊一邊輕揍。米辣過來勸阻“算了!算了!都是鬧著玩!“

……

下課鈴聲響了,大嗓門興高彩烈地走進辦公室,一看小米辣坐在他的對面,心里就像喝了蜜一樣,美得連說話聲降了好幾調。

他又習慣地摸摸頭“真是想啥來啥?。?ldquo;你說啥呢?"我是說“比翼齊飛?。⑥k公室備課的其它老師都轉過頭微笑著看著他倆。

米辣心想,你可別在學校搞什么惡作劇。怕什么來什么。

米辣教全校音樂課。每到去嗓門班上課,嗓門都在教室外守著,怕淘氣學生欺負,風雨無阻。讓米辣感動得淚水漣漪。

每天晚上下班后,米辣都在琴房練琴。村莊靜悄悄,村小琴悠悠。一天晚上,米辣正專心地練琴,突然聽到窗外“啪"的一聲鞭響。這時從窗戶里跳進來一個人。不用猜就是大嗓門。

米辣瞪著火辣辣的眼睛說:“大嗓門,你瘋了嗎?這一鞭子甩得我心臟突突跳。"米辣上前要踢他,抬起腳又落下。“我不是來保護你嗎?"“有你這么保護的嗎?"嗓門也覺得自己這戲演過了頭,上前主動賠不是保證下不為例。

倆人在一起共事快一年了,形影不離,疼愛有加。全校老師都為他倆的情感保駕護航,還有對他倆特好的師哥師姐干脆捅破這層窗戶紙。什么青梅竹馬,天生一對,地造一雙等好詞接連二三冒出。

米辣和嗓門聽在耳里,美在心里。

冬天來了,雪下的特別大。米辣喜歡有雪的日子,這美麗的雪鄉,卻讓有情人享受冷雪的無情。

快過年了,對米辣家來說是喜事兒,對米辣來說是傷心事兒。因為年未米辣家就要搬進城里了!

小米辣沒有把這個消息告訴大嗓門,怕他難過。其實,大嗓門也早有耳聞,只是沒有親口問米辣。

在米辣要搬家頭天晚上,嗓門約米辣去看露天電影,這也是倆人第一次約會也是最后一次。哪有心思看電影??!

雪山雪路雪樹,仿佛一下子都亮了起來,為這對雪鄉相愛的年輕人祝福也是送行。

沿著雪路深一腳淺一腳地走著,嘎吱嘎吱的踩雪聲,終于打開大嗓門的話匣子“你到了城里,能忘了我不?“不能?。⒕瓦@句話,嗓門說了足有十幾遍,米辣也回答十幾遍。

他的手始終攥著她的手。手心里的潮濕變成了眼里的淚。倆人在雪路上來來回回不知走了多少回,偶而遇上大卡車過來,那比雪還亮的車燈,嚇得米辣趕緊把手抽回去,等卡車開遠,嗓門又把米辣的手拽回來。

雪鄉人,雪鄉情。雪路快踏平了,倆人還沒有回家的意思。最后還是嗓門說“回吧!太晚了?。㈦S既從兜里掏出一封情書。“回家看吧!記得到城里不要忘了我!“聲音還是那么大,回蕩在雪山的雪鄉。

回到家,米辣哪有心情睡覺了,眼睛紅紅的,放著光。打開情書映入眼簾第一句話:親愛的小米辣,我愛你!

2020、9、16

(責任編輯:立暖)
頂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表情:
用戶名: 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欄目列表
推薦內容
吻胸亲胸摸下面刺激视频_男女免费观看在线爽爽爽_女友在工地被灌满精_97高清国语自产拍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