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閱文章網 - 輕松閱讀從此開始!

文章閱讀網-情感文章-美文故事-散文欣賞-明閱文章閱讀網

當前位置: 首頁 > 精美故事 >

路上的風景

時間:2020-10-10 18:51來源:村雨 作者:村雨 點擊:
男孩不明白為什么母親要帶這個男人回家。他有什么好的?像煤炭一樣的皮膚,一雙小眼睛瞇起來就不見了,還有他的身高,男孩覺得他就是一個比自己高不了多少的矮人!自從這個男

男孩不明白為什么母親要帶這個男人回家。他有什么好的?像煤炭一樣的皮膚,一雙小眼睛瞇起來就不見了,還有他的身高,男孩覺得他就是一個比自己高不了多少的矮人!自從這個男人來到他家以后,往日活潑開朗的男孩變得沉默寡言。

男孩第一次恨起父親來,為什么要走的這么快??!

生活在大城市中,大大小小的馬路自然是無法避免的。但在這川流不息的路上,男孩感受到了另一番熱鬧。于是,他開始喜歡走在人行道上,看著馬路上的風景,每當疾馳的車輛在他身邊呼嘯而過,男孩覺得十分過癮,就像有死神一次次地與他擦肩而過。有時他恨不得能沖進車群中真切地感受風與速度。

但是那個男子每次都會緊緊地跟在他身邊。小眼睛不住的亂轉,有時驚恐地望著剛剛從他身邊疾馳而過的車影。然后急忙地往人行道最里側退去,,即便那輛已經離他很遠了。男孩心想“他簡直就是一個鄉巴佬,生活在大城市里連車都怕。真是無可救藥。”

男孩每次出門走到有馬路的地方,都會遠遠地把把他甩在后面,但他仍會呼哧呼哧地追上來,緊緊地跟在他身旁。每當男孩走在人行道外面,然后感受車在他身邊穿梭的時候,那個男人總是低呼出聲。男孩就會撇撇嘴,在心里罵他一句。男孩仍不理會那個男人,獨獨地走在最外側,有好幾次差點走了下去。那個男人便喊道:“小心有車!”如此蒼白的話語。男孩覺得他不是真心的,自己死了,他不就可以與母親過二人世界了嗎?每每想到這里,男孩就會想到父親,眼眶就會不禁濕潤起來。

男孩不想讓那個男人跟在身邊,跟母親說了很多遍,但在第二天仍會見到跟在他身邊的那道身影。( 文章閱讀網:www.sanwen.net )

男孩越來越大膽了,有時他會在那個男人的注視下跳下人行道,然后走在馬路中央。聽著他的呼喚聲:“快上來,快上來??!”男孩不管他的,仍然走在馬路中央,然后細細觀察起這個世界,他有些愛上了這里的風景。有車快接近他時,伴隨著在風中留下的長長的身影的車笛聲,男孩才會不緊不慢地跳上人行道。那個男人在此時便會趕緊湊上來,對男孩說:“你在干什么啊,那里有多危險你知不知道。以后別再下去了行不行。”男孩每次聽到那幾乎是懇求的語氣都會一陣心煩。便對他冷笑著說:“我又不是不上來了,你要是真關心我怎么不回去拉我啊,我安全回來了你是不是很傷心?”那個男人聽后都會沉默起來。男孩也樂得清閑。

兩個人一前一后地走在人行道中。男孩依然望著馬路,一輛輛車輛搭建一座橋,通往死亡的橋。

男孩不會聽那個男人的話,他有時依然會跳下馬路,走到正中央,然后在司機和那個男人的驚呼聲中躲開車輛,回到人行道。

但這次不一樣樣了,男孩第一次離死神這么近。當男孩剛剛跳下人行道,還沒開始向前走時,一輛黑色的轎車呼嘯而至,向他沖過來。光滑的外殼在陽光的直射下,發散出縷縷令人發寒的光芒。像一把巨大的鐮刀向他斬來。男孩覺得累了,不想再躲了,也躲不掉了。他怔怔的站在那兒,望著面前的車頭在他眼中無限的放大,準備印刻在他腦海中。男孩于然想起了伊甸園中的那條蛇,詭異而殘忍,正在向他吐著蛇芯,搖頭擺尾,仿佛在說著些什么,可男孩聽不清了,聽不見了。突然,一只有力的手拉著男孩的手臂,用力將他拽了上來。男孩一下子癱坐在地上,冷汗浸濕了男孩的衣襟,沒有人是不怕死的,而剛剛男孩就感覺死神在它臉上吹了一口氣。男人把男孩從地上拉起來,沖他怒吼:“你就這么想死嗎?你就這么恨我嗎?去??!去??!去?。?!”男人喘了口氣,看見男孩滿臉都是淚水。他愣了一下,又用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說:“值得嗎?”他嘆了口氣,用他那雙黝黑的大手緊緊地握住了男孩的手,然后走到了外側,緊緊地護著男孩。

那個身影擋住了男孩的視線。男孩突然想起,很多年前,也有一個身影像現在這樣緊緊地護住男孩。兩個高大的身軀似乎重合了。只不過,那頭黑發早已顯得蒼白無力。

“對不起……爸……”

那只手突然一顫,但隨即又用更大的力攥緊了。男孩的臉上無聲地滑落兩行淚。也許,有同樣的兩行淚從男人的臉上滑落。

男孩抬起頭,將頭轉向另一邊,他與然發現,原來這邊的風景也很美麗。

(責任編輯:立暖)
頂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表情:
用戶名: 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欄目列表
推薦內容
吻胸亲胸摸下面刺激视频_男女免费观看在线爽爽爽_女友在工地被灌满精_97高清国语自产拍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