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閱文章網 - 輕松閱讀從此開始!

文章閱讀網-情感文章-美文故事-散文欣賞-明閱文章閱讀網

當前位置: 首頁 > 情感美文 >

校服到婚紗

時間:2020-09-24 22:48來源:玉紫函冰 作者:玉紫函冰 點擊:
回去的路上,碰到一群同學聚會散去的阿姨,五六十歲左右,慷慨激昂,一面揮手,一面不肯散去。幾天前也收到高中玩的最好的閨蜜的婚禮伴娘邀請,高中的時光已經距離我們很遙遠

回去的路上,碰到一群同學聚會散去的阿姨,五六十歲左右,慷慨激昂,一面揮手,一面不肯散去。幾天前也收到高中玩的最好的閨蜜的婚禮伴娘邀請,高中的時光已經距離我們很遙遠了,細數起來,已近十年。許許多多的事情已經忘記,許許多多的面孔已經想不起來是什么樣子,但是他們之間的故事,我好像都有參與,收到邀請的那一刻不禁追憶起那段時光來。

我的高中是在一個山腳下,蘄春縣的上半縣唯一的一所高中,容納了上半縣的大半高中生,我們大部分是社會最底層的農工階級的子女,所以我們都很純樸。我們的高中生活過得極其平淡,日日都一樣,沒有太多的波瀾,大部分的人都能玩到一塊,換了座位,不管前后左右都能很快的打成一片,一包零食前后左右一人分一塊,男生女生都愛周杰倫,愛王力宏,愛陳奕迅。

放假時的娛樂大同小異,去網吧追一個星期一集的火影,打臺球,溜冰,火影陪伴了很多人的小學初中高中大學,臺球是最不費體力的球類運動,而溜冰男孩子可以牽女孩子的手。就算是自己滑著摔倒了,被男生扶起來,也會臉紅的像個蘋果。我們從小被灌輸上學不能談戀愛,年少時的喜歡是偷偷的,偷偷的在平安夜給你桌子里塞一個蘋果,偷偷的看你和誰走的密切,偷偷的關注著你興趣愛好。心里高潮低谷,波瀾起伏,表面的波瀾不驚,云淡風輕。既想讓對方知道,又害怕讓對方知道。

大部分的人,因為從小出身環境的因素,性格內斂而羞澀,喜歡對于十五六歲的年紀人兒來說既不敢又不能,緣分又很微妙,想遇到的時候遇不到,不想遇到的時候偏偏遇到了,能夠公開的,僅僅兩三個而已,其余的都是我們私底下的秘密。但也大都逃不過我們的眼睛和耳朵,學習是我們唯一的最重要的任務,很多的小心思小情緒扼殺在時間的洪流之中。

那個時候的喜歡很簡單,來的快,一個干凈爽朗的微笑,次次理綜考第一,寫一手漂亮的字,僅此而已。也去的快,閑言碎語,議論紛紛,敏感而又倔強,風一吹就沒了。

她是我高中三年形影不離的閨蜜,坐我前面,他是我的同桌,在我還不知道何為萌芽的階段,他們已經種下的一顆種子。理科班女生不多,個個都是寶,同桌理科成績很好,很多次理綜都考第一,是很多女生崇拜的對象。閨蜜好強,什么事都要爭贏,每次看到他們爭的面紅耳赤,諸事喜歡禮讓三分的我,一邊笑他們兩個像個孩子,一邊當和事佬。在這樣一段平淡無奇的時光里,突然有一個人,和別人不一樣,她反駁你,她挑釁你,看她急得像個抓狂的小貓咪 。是灰暗時光中的一道光,亦或者是清苦日子中的一絲微甜。( 文章閱讀網:www.sanwen.net )

初時的閨蜜,對同桌這樣的反駁和挑釁有一絲絲反感,對同桌的暗生的小心思絲毫沒有察覺。我們前后左右桌日日一起玩一起鬧,一起學習,一起吃零食。誰又會察覺他暗生的小心思呢!

高二快結束的前兩個月,班主任考上了公務員,離職去當公務員去了,再過兩三個月我們就要升高三了,我們班是理科班考試考得最好的一個班,我們能一起玩也能一起學,班主任算是比較負責,但是就在我們馬上要升高三的時候,離開了我們,我們像被拋棄的孩子,有些無助也有些無理取鬧,數學老師臨時代班主任,我們跟他犟過,上課老師手機鈴聲響了,他出去接電話,我們在他離開教室后,在后面跟著唱他的手機鈴聲《荷塘月色》,數學老師年輕,有時候對付一些熊孩子,脾氣有點不好,熊孩子也跟他們犟。我們把班主任拋棄我們的氣撒在代辦主任的數學老師的身上,數學老師年輕,沒有帶過高三的學生,我們馬上就要升高三了,壓力大,他也放棄了班主任的職位。學校領導綜合考慮,拆散我們班,五十多個同學,分到其他四個理科班去。所有人都反對,反對無效。

同桌二班,我四班,閨蜜五班,一堵墻好像隔了一個世界,三堵那大概隔了三五個世界了。分去二班的男生多,五班的女生多,而我的四班是和我平時說話很少的同學,我主動要求分去五班,我與閨蜜又可以廝混在一起。而同桌和他的那一群哥們也可以繼續廝混在一起。好像和從前沒有太大區別,只是她和他之間隔了三堵墻,三五個世界之間的距離 。

在新的班級里待了一個月,各種不適應,我們每天晚上下晚自習都要跑別的班去串門,一天看不見他們,一天不和他們講話,心里就憋的慌。我們終于忍不住日日夜夜的思念之情,班長在三樓發現了一間空教室,我們晚上一起計劃著一樁大事,下了早自習,同學們都去吃早飯了,我們所有人,把自己的桌椅,分別從二班三班四班五班,搬到那間空教室,因為要上樓梯,女生搬不動,男生們先把自己的桌椅扛過去,然后過來幫我們女生搬,我和閨蜜的桌椅就是同桌幫忙搬的。

我們安安靜靜的又坐在一個教室里,沒有一個人說話,靜靜的待了一上午,黑板上留著高一軍訓的學生寫下的歌詞團結就是力量,當學校主任發現我們時,劈頭蓋臉把我們罵一頓,好一個團結就是力量,你們真團結。我們先是沒人說話,后面一句有一句沒的反抗著,最后反抗的聲音越來越弱,窗戶外面站著二班三班四班五班的班主任,和他們叫來給我們班桌子的同學,窗戶外面占滿了人,第二次反抗無效。我們始終覺得以前的班級好,始終融入不了新的班級,我們除了不能一起學習,課下還是一起玩一起鬧。一起玩到了大學,甚至一起玩到了大學畢業。

高三的時候,除了那一群人常常來找我們這一群人玩,同桌偶爾也會單獨來找我閨蜜,他會買兩杯奶茶,作為中國好閨蜜,我可是收了不少好處,當然我也做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傾聽者和和事佬。也是在這時候我才后知后覺 ,同桌喜歡閨蜜。他們畢業的也沒有正式的在一起,也沒有表白,很多的淡淡的喜歡就會在這里嘎然而止,而他們在這里剛剛才開始。

他們上學都在武漢,大一過了大半年才開始表白,大學戀愛是半許可半不許可的,但比高中時代自由許多,和很多情侶一樣平平淡淡,甜甜蜜蜜。偶爾吵吵架,偶爾一起逛逛,吃吃飯,我和他們不在同一個城市,他們還是習慣性的有點小矛盾找我和解,他們做事低調,從來不炫耀。我們以前的那群人上大學不在一個學校,但大部分都在湖北,放長假或者放寒暑假還是會聚聚,從沒有見他們在我們面前膩膩歪歪你儂我儂,我還是和閨蜜一塊肆無忌憚的說很多話,同桌還是和哥們兒一起吃飯聊天,他們從朋友變成了情侶,我們一群人 ,之前和之后并無太大的區別,他們像在一起很多年的老夫老妻一樣,坐在我們一群人之中,我們偶爾說一些從前我窘事或者開一些玩笑,他們只是笑笑不說話,偶爾我們三個人一起出去玩,也沒有覺得尷尬,現在想起來我是做了多長時候的電燈泡還不自知。

很多情侶逃不過畢業分手季,他們也是,閨蜜實習在山西晉城,同桌實習在安徽黃山,一千多公里,畢業后似乎變得一無所有,那一群人聚不起來了,見上一面變得格外的艱難,日日一堆的工作,沒有時間交際,沒有時間逛街,人變得閉塞,未來的渺茫,這種時候負面情緒特別多,年齡相仿的人,都在這樣渡過這樣一個時期,有絕望也有惶恐,自己亦沒有安全感,也給予不了對方安全感,負面情緒來的時候,像刺,會扎傷彼此。

閨蜜給我說他們分手的時候,很平淡,沒有責怪對方,沒有小女生的任性,只是說彼此需要時間冷靜冷靜,這一冷靜就是半年,閨蜜實習期結束后去了深圳,同桌也辭掉了黃山那邊的工作去了深圳,重歸于好。

我問同桌,你黃山那邊的單位是國企,雖然還不是正式員工,再熬一段時間就是了,你后悔嗎,找不到那么好的怎么辦。不后悔,找不到就不做這個,有雙手人不傻都能找到工作的,黃山那邊 單位是不錯,轉正是有些艱難,就算轉正了,做工程的到處跑,與她隔那么遠,終究是不好的。熬過了最艱難的日子,把所有的不確定變成了確定。

后來忙于工作聽到他們的消息漸漸的少了,他們依舊低調,像認識十年的老夫老妻,他們之間有矛盾也不再找我調解了,相處久了,就能找到最適合彼此的相處模式,也許是那一次冷靜之后,他們都把自己的棱角磨平了,也行是隨著年紀的增長,閱歷的增加,人也開朗了,許多事變得沒有那么計較了,也學會了包容彼此,愛一個人就會愛一個人的所有,包括他的優點和缺點。

再后來聽到關于他們的消息就是結婚,婚禮是定在2020年的元月,初相識是2010年,十年。

在這個快速的時代,很多快餐式的愛情,多少的分分合合,來來去去,留在身邊的人越來越少,每一個人都是一個獨一的個體,害怕受傷,害怕花時間去等,也害怕受挫受阻礙,專一做一件事情越來越難,一生只愛一個人也越來越難。在閨蜜那次說他們分手了的很長很長一段時間里,我亦不相信天長地久。很慶幸也很欣慰他們邁過來那道坎,成為了彼此心中的唯一。讓我重新相信永恒。

年少時羨慕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感情,后來羨慕從校服到婚紗的感情,現在什么都不羨慕,所有的美好的皆來之不易。

2019.12.28

(責任編輯:立暖)
頂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表情:
用戶名: 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欄目列表
推薦內容
吻胸亲胸摸下面刺激视频_男女免费观看在线爽爽爽_女友在工地被灌满精_97高清国语自产拍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