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閱文章網 - 輕松閱讀從此開始!

文章閱讀網-情感文章-美文故事-散文欣賞-明閱文章閱讀網

當前位置: 首頁 > 人生哲理 >

你怎么打發時間,時間就怎么打發你

時間:2020-07-18 16:31來源:《落花入夢甜》 作者:梁實秋 點擊:
你怎么打發時間,時間就怎么打發你 文丨梁實秋 希臘哲學家Diogenes經常睡在一只瓦缸里,有一天亞歷山大皇帝走去看他,以皇帝的慣用的口吻問他:你對我有什么請求嗎? 這位玩世不

你怎么打發時間,時間就怎么打發你


文丨梁實秋

 

希臘哲學家Diogenes經常睡在一只瓦缸里,有一天亞歷山大皇帝走去看他,以皇帝的慣用的口吻問他:“你對我有什么請求嗎?”

 

這位玩世不恭的哲人翻了翻白眼,答道:“我請求你走開一點,不要遮住我的陽光。”

 

這個家喻戶曉的小故事,究竟含義何在,恐怕見仁見智,各有不同的看法。

 

我們通??偸怯X得那位哲人視尊榮猶敝屣,富貴如浮云,雖然皇帝駕到,殊無異于等閑之輩,不但對他無所希冀,而且亦不必特別地假以顏色。

 

可是約翰遜博士另有一種看法,他認為應該注意的是那陽光,陽光不是皇帝所能賜予的,所以請求他不要把他所不能賜予的奪了去。

 

這個請求不能算奢,卻是用意深刻。因此約翰遜博士由“光陰”悟到“時間”,時間也者雖然也極為寶貴,卻也是常常被人劫奪的。

 

“人生不滿百”,大致是不錯的。當然,老而不死的人,不是沒有,不過期頤以上不是一般人所敢想望的,數十寒暑當中,睡眠占去了很大一部分。

 

蘇東坡所謂“睡眠去其半”,稍嫌有一點夸張,大約三分之一總是有的。

 

童蒙一段時期,說它是天真未鑿也好,說它是昏昧無知也好,反正是渾渾噩噩,不知不覺;及至壽登耄耋,老悖聾瞑,甚至“佳麗當前,未能繾綣”,比死人多一口氣,也沒有多少生趣可言。

 

掐頭去尾,人生所余無幾。就是這短暫的一生,時間亦不見得能由我們自己支配。

 

約翰遜博士所抱怨的那些不速之客,動輒登門拜訪,不管你正在怎樣忙碌,他都覺得賓至如歸,這種情形固然令人啼笑皆非,我覺得究竟不能算是怎樣嚴重的“時間之賊”。

 

他只是在我們有限的資本上抽取一點捐稅而已。我們的時間之大宗的消耗,怕還是要由我們自己負責。

 

有人說:“時間即生命。”也有人說:“時間即金錢。”二說均是,因為有人根本認為金錢即生命。

 

不過細想一下,有命斯有財,命之不存,財于何有?有錢不要命者,固然實繁有徒,但是舍財不舍命,仍然是較聰明的辦法。

 

所以《淮南子》說:“圣人不貴尺之璧而重寸之陰,時難得而易失也。”我們幼時,誰沒有做過“惜陰說”之類的課藝?可是誰又能趁早體會到時間之“難得而易失”?

 

我小的時候,家里請了一位教師,書房桌上有一座鐘,我和我姐姐常乘教師不注意的時候把時鐘往前撥快半個鐘頭,以便提早放學,后來被老師覺察了。

他用朱筆在窗戶紙上的太陽陰影畫一痕跡,作為放學的時刻,這才息了逃學的念頭。

 

時光不斷在流轉,任誰也不能攀住它停留片刻。

 

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晝夜!”我們每天撕一張日歷,日歷越來越薄,快要撕完的時候便不免矍然以驚,驚的是又臨歲晚,假使我們把幾十冊日歷裝為合訂本,那便象征我們的全部的生命,我們一頁一頁地往下扯,該是什么樣的滋味呢!“

 

冬天來了,春天還會遠嗎?”可是你一共能看見幾次冬去春來呢?

 

不可挽住的就讓它去吧!問題在,我們所能掌握的尚未逝去的時間,如何去打發它,梁任公先生最惡聞“消遣”二字,只有活得不耐煩的人才忍心去“殺時間”。

 

他認為一個人要做的事太多,時間根本不夠用,哪里還有時間可供消遣?不過打發時間的方法,亦人各不同,士各有志。

 

乾隆皇帝下江南,看見運河上舟楫往來,熙熙攘攘,顧問左右:“他們都在忙些什嗎?”和珅侍衛在側,脫口而出:“無非名利二字。”

 

這答案相當正確,我們不可以人廢言。不過三代以下唯恐其不好名,大概名利二字當中還是利的成分大些。“人為財死,鳥為食亡。”時間即金錢之說仍屬不誣。

 

詩人華茲華斯有句:

 

塵世耗用我們的時間太多了,夙興夜寐,

 

賺錢揮霍,把我們的精力都浪費掉了。

 

所以有人寧可遁跡山林,享受那清風明月,“侶魚蝦而友麋鹿”,過那高蹈隱逸的生活。

 

詩人濟慈寧愿長時間地守著一株花,看那花苞徐徐展瓣,以為那是人間至樂。

 

嵇康在大樹底下揚錘打鐵,“濁酒一杯,彈琴一曲”;

 

劉伶“止則操卮執觚,動則挈榼提壺”,一生中無思無慮其樂陶陶。

 

這又是一種頗不尋常的方式。

 

最徹底的超然的例子是《傳燈錄》所記載的:“南泉師問陸宣曰:‘大夫十二時中作么生?’陸曰:‘寸絲不掛!’”寸絲不掛即是了無掛礙之謂,“本來無一物,何處染塵埃?”

 

這境界高超極了,可以說是“以天地為一朝,萬期為須臾”,根本不發生什么時間問題。

 

人,誠如波斯詩人奧瑪.海亞姆所說:“來不知從何處來,去不知向何處去,來時并非本愿,去時亦未征得同意,糊里糊涂地在世間逗留一段時間。”

 

在此期間內,我們是以心為形役呢?還是立德立功立言以求不朽呢?還是參究生死直超三界呢?這大主意需要自己拿。

摘自《落花入夢甜:梁實秋雅舍小品》

(責任編輯:立暖)
頂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表情:
用戶名: 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欄目列表
推薦內容
吻胸亲胸摸下面刺激视频_男女免费观看在线爽爽爽_女友在工地被灌满精_97高清国语自产拍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