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閱文章網 - 輕松閱讀從此開始!

文章閱讀網-情感文章-美文故事-散文欣賞-明閱文章閱讀網

當前位置: 首頁 > 人生哲理 >

每場漫不經心的成功,其實都是深思熟慮

時間:2020-10-15 19:42來源:夏蘇末 作者:夏蘇末 點擊:
每場漫不經心的成功,其實都是深思熟慮 文/夏蘇末 晚上和大學室友聊天,她給我傳了一條微博截圖:班草周巖酷酷地站在路邊,沈姍姍在身后一手攬著他的脖子,一手亮出結婚證,整

  每場漫不經心的成功,其實都是深思熟慮

  文/夏蘇末

  晚上和大學室友聊天,她給我傳了一條微博截圖:班草周巖酷酷地站在路邊,沈姍姍在身后一手攬著他的脖子,一手亮出結婚證,整個人散發出遮擋不住的甜蜜感。圖片下寫著“我們”兩字,簡單而不吝地展示著兩人的幸福之態。

  我邊看邊跟室友感慨,時間真不是一般的神奇,居然能讓原本尷尬的兩個人變成情深意重的一對。大一那年,沈姍姍見到周巖頓時為之傾倒,從此展開狂熱追求,然而,周巖并不領這份情。直到我們大學畢業,沈姍姍都沒能成功把男神追到手。

  如今時隔四年,當我們一眾看客都對沈姍姍的單戀不再心存期待時,當事人卻突然宣布戀情,并神速結婚,經營起自己的小日子,真是讓眾人驚掉下巴。我們這群姑娘,七嘴八舌紛紛送上祝福,也免不了一心八卦,追問她是如何扭轉乾坤拿下男神的。

  “嗨,追到以后并不覺得難,沒追上的時候也不難,難的是追的過程,每一步都會蛻層皮。”招架不住的沈姍姍在片刻沉默后說了這么一句話。她的話說完,聊天群里的畫風瞬間突變,再沒有人調侃她時來運轉,也不再好意思八卦細節。這些年我們雖不是時時目睹她每個勇敢示愛的舉動,也知道得償所愿的背后必然是辛苦的。畢竟,奇跡從來不會在容易的道路上綻放,我默默在心底為這個姑娘點了個贊。

  其實生活中不乏沈姍姍這樣的限量版奇跡,只是我們在遇見的時候,常常為表面光鮮的畫面憤憤不平,以至忽略了別人背后汗水加倍的付出。我們看到那個女生不高不瘦不夠妖嬈,憑什么娶她的男人卻是個絕世好老公;而明明你各項硬件指標都高人一籌,卻總是很難遇上理想的伴侶?生活蠶食著你的青春,摧殘著你的耐心,而你的驕傲、堅守和自尊在歲月的面前被撕碎,埋葬,遺忘……你只能看著,卻無能無力,暗暗埋怨它心眼太偏。

  真相是這樣嗎?當然不是?;畹贸晒?,僅靠兀自埋頭努力是遠遠不夠的,你還必須善用你的頭腦。你的努力是因為你的選擇,你的選擇決定你是誰。你的世界因誰而亮,又到底如何能始終堅定不移地保持明亮?顯然,答案只有一個,那就是你自己。

  我不追星,但是我特別喜愛安妮·海瑟薇。演藝界童星出身的女明星多如牛毛,但是,并不是所有的童星都在成長之后繼續璀璨,甚至獲得周遭的贊賞。安妮·海瑟薇無疑是幸運的那個,但是她之所以能越走越遠,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她的“聰明”。

  一部《公主日記》讓18歲的安妮·海瑟薇一度成為最受熱捧的新星,大部分人身處盛譽都會選擇乘勝追擊,然而,安妮·海瑟薇對未來卻有不一樣的規劃。她很快揭掉了《公主日記》里甜美的標簽,不斷嘗試各種不同類型的角色。后來,她又化身為《悲慘世界》里的芳汀,為此,她不惜瘦身成“紙片人”,還剪掉了一頭長發。人們一心覺得安妮·海瑟薇就是“從此以后過上了幸福生活”的公主,她本人卻用行動證明對這樣的故事完全不感冒。2011年,她拿下了奧斯卡主持人的工作,這是奧斯卡第一次啟用年輕明星當主持。安妮·海瑟薇的表現驚艷了眾人,她談吐大方、調侃得體,出色地完成了主持工作。

  世界并非完全如我們想象,時間在加速,欲望也隨之膨脹,人人期望與眾不同,很少有人能沉淀下來以匠心對待生活。其實生活很敏銳,你是不是誠心待它,它一眼就能分辨出來,只不過有時候它選擇裝傻跟你一起演。你越浮躁討巧越想得到,就距離目標越遠;你默默振作一聲不吭,驚喜就會悄然而至。所以,別去想天上掉餡餅,也別去看別人,我們的幸福在最大程度之上都取決于我們自己本身的選擇和努力。做出了選擇但不為之努力,可能會跌至低谷,從此泯然眾生;把握住了選擇又努力了,就是一次蛻皮后的新生。

  也許你正在經歷左右兩難的選擇,也許你正囿于選擇后的磨難,可誰敢說這所有看似殘酷的更迭,不是你變得越來越好的憑證。從懵懂到睿智,從幼稚到成熟,當干練取代生疏,我們都在自己那條不容易的道路上腳步漸穩。

  世上沒有漫不經心的成功,每份漫不經心背后都是深思熟慮的用力。而有些人用力,是用給別人看的;有些人用力,是用給自己看的。

  你呢?

(責任編輯:立暖)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表情:
用戶名: 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欄目列表
推薦內容
吻胸亲胸摸下面刺激视频_男女免费观看在线爽爽爽_女友在工地被灌满精_97高清国语自产拍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